中新社臺北10月19日電 題:探訪胡適紀念館:泰斗偏隅 平淡終生
  中新社記者 朱曉穎 陳立宇
  “我現在站在適之先生墓前,鞠躬之後,悲從中來,心內思潮洶涌,如驚濤駭浪,眼淚自然流出。”季羡林日記中,默默流淌出這一句。
  站在臺北“中央研究院”內胡適先生墓前,一代國學大師尚且真情流露,一介粗淺文生唯有靜默、哀思。
  胡適先生故居、紀念館,同坐落於花木扶疏、學苑風派的“中央研究院”中,由橘紅花叢、綠針葉松、噴水淺池四下環抱著。
  遷台後,先生曾出任臺灣“中央研究院”院長,實為臺灣頂級學術機構最高長官。晚年時,他於此治學、會友、生活。
  很難想象,其所在地、臺北最西端的南港,仍是當地人口中“落後區”,道路狹仄,樓房矮舊,不加修葺,與隔路新興園區高樓林立景觀對比鮮明。當地人說,幾十載光陰,南港無曾變化,經濟發展“潮頭前浪”依舊沒有推散至此。
  只有切實踏於紀念館地磚之上,才會明瞭,地域上偏隅、不振的落寞孤寂,完全被此處學術、氣場金碧輝煌華蓋取代。
  直視牆壁上的一張時間表,上面列舉33個胡適所取得的名譽博士學位,領域涵蓋法學、民法學、文學、人文學等,以法學居多。
  其中,29個學位為美國著名高等學府所頒授,包括哈佛、耶魯、哥倫比亞、賓夕法尼亞、普林斯頓等眾多如今世界頂級“常青藤”盟校,英國牛津大學等也在列。
  先生畢生追求自由民主的獨立立場,於單闢“胡適與蔣介石”特展一處勾勒淋漓。
  在兵荒馬亂、風雲詭譎的戰爭年代,胡適曾兩度臨危受命,苦撐待變,也曾言辭激烈,不留情面,憤然抽身,不聞政事。
  1932年1月23日敦聘先生為國難會議會員聘書、1940年4月30日蔣介石致外交部電文中含沙射影欲罷黜先生駐美大使職務……透明展櫃中的泛黃紙張,訴說著這段激蕩曲折的陳年往事。
  即便跟隨蔣介石來台,先生終體察發現二人終極情懷、圖景相去甚遠,諫言效微,鴻志墜歿,道不同不相為謀,又與蔣時起矛盾衝突,僅維繫錶面文章,本質上分道揚鑣,心生決裂。
  志工告訴記者,甚至在1958年4月10日胡適就任“中央研究院”院長典禮上,蔣介石開幕致辭,先生當場發表異議,令蔣下不來台、氣憤至極,在日記中狂批“真是一狂人”。
  紀念館簡介手冊上,是主研胡適思想、“後來人”周質平評價:從提倡白話文到批判舊禮教,從“整理國故”到“全盤西化”,從喪禮改革到婦女解放,胡適均是敢嘗先驅之一。在罪浪滔天、充斥殺伐革命人的中國現代史中,胡適不相信權威、捷徑,不相信“包治百病”的“靈丹妙藥”,不相信“知易行難”的“三民主義”。
  而先生篤信的“要怎麼收穫,先怎麼栽”,“有幾分證據,說幾分話”,“容忍比自由更重要”等親筆著墨,於館中隨處可見。
  歷經一生傳奇,先生的晚年生活,顯得簡實、寧靜、安詳。
  在紀念館側廊的胡適故居,其面積、陳設,實不可與當今尋常小康之家比肩。礙於空間之困,幾條短小沙發奈何難以全全接納來者,會客時,時常需拉開正對玻璃落地窗,借用走廊。
  故居中最多是書籍,涉獵域廣,達數千冊,旁證先生的嗜書如命。
  餐廳、客廳、卧室,累加不過三、四十平米見方,能闢之及盡為書櫃、書櫥、書架。
  經志工提醒才發現,書本中頻頻露有半頭撕下的紙條夾頁,為先生多次閱讀時隨手標記,密密麻麻。
  故居唯一“先進”之處,是當時為照顧先生早年游學西方生活習慣、從美國引進的全套衛浴系統:一個浴缸、一尊抽水馬桶、一臺洗漱池、一面鏡子,如是而已。
  近些年,一些專家熱衷蹊徑、刨掘深究胡適感情“香艷史”,端出韋蓮司、曹佩聲、陸小曼等諸多“女角”。對此,志工不置可否,她提醒記者去展櫃處看一副首飾。
  在離世前三個月,古稀之年的胡適躺在臺大醫院病房,忽憶老妻江冬秀生日在即,特托護士購買了時髦摩登珍珠項鏈、耳飾等一套,竟也成了送出的最後一份生日禮物。封建年代奉母之命完婚的胡適,終此,與伴侶相守一生,平平淡淡。(完)  (原標題:探訪胡適紀念館:泰斗偏隅 平淡終生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a30iaomtv 的頭像
ia30iaomtv

wedding

ia30iaomt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